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两百七十六章 迷茫的张小凡

作品:我在万界变成光|作者:坑杀纪元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19-12-20 00:13:11|下载:我在万界变成光TXT下载
  六百万的玩家,这种数量绝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洪流,足够将阻挡者统统消灭。

  其他区服的运动,并未让尼古放心,因为血狼帮的事情也并没有因此而结束。

  或许是玩家们的搅局,让沉睡的异魔挣脱了封印的怀抱。

  尼古随便查看了对方一眼,发现对方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才造形境而已,远远还不是玩家的对手。

  对于这一切,林动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这次雄霸、张小凡和大批玩家被无意套进了异魔准备的大阵中,面前算是隐藏任务。

  尼古为了实验,愣是把魔剑生死棋盘给制造了出来,虽然只是一个样子货,但是以造形境的实力还无法逃离这种级别的场景。

  一群异魔的实力都没有超过造形境,这对张小凡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天大机会,足够他刷大把经验。

  敌我双方落进棋盘,就要受制于棋局规则,每个棋子代表的区域,便是对应的让我。

  雄霸的舆情不错,直接轮到了点将台,主帅就是他。

  至于敌军所谓的主将,便是一个初级异魔,实力大概就在造形境,形态虽然是一个年轻男子,不过却看不清他的面目。

  异魔,纵使那么喜欢装神弄鬼。

  先手雄霸,直接就指挥起了一个车进行攻击,代表这个车的便是张小凡。

  看到自己的目的地,张小凡带着猛虎下山的气势,挥动手里的摄魂对一个区域里的异魔进行攻击。

  异魔身体非常生气,虽然身首分离,但是那一团黑气飞溅,也从池面说明了他收了重伤。

  还没有等黑气消散,摄魂发出一阵吸力,将那团黑气吞噬干净,令不少异魔惊恐不已。

  不过一盏茶功夫都不到的时间,张小凡便消灭了异魔的两队开路先锋,还成功的打掉了对方的双炮,玩家面对的少了两个炮的异魔都还赢不了,那真的是没救了。

  尼古利用玩家的智慧和电视剧的情况,制造了如同棋局般的魔界生死棋盘,为的就是实验,而雄霸也凭借此手段镇杀无数异魔,彻底被打上了仇人的标记。

  当然,雄霸从来都是不择手段,所以哪怕是玩家也折了不少精英,很多玩家都对其深恶痛绝,却又无可奈何,毕竟他们下棋的确没有这个玩家强。

  今天竟然有机会和异魔过招,那么张小凡自然不会留手,能杀几个算几个。

  除了刚刚出场弄死一个炮,加卒和另一个炮,异魔能入侵玩家区域的只有卒、马和車了,只要能消灭马和車,异魔纵然五个小卒都在也绝对无力回天。

  “可恶!”初生异魔看的重重锤在点将台上,却什么也做不了,玩家不动,他就无法继续下一步棋,生死棋的规则限制还是有点大。

  实际上,规矩对玩家非常有利。

  雄霸笑得合不拢嘴,这次只要初生异魔能在此陨落,到时候掉落的装备一定非常高级,到时候异魔一定和地狱行开战,到时候大马甲“人世间”也可以捞一笔,试问介时人间还有谁能组织人手称霸?

  不过一想到玩家可能还有某些大能存在,雄霸的兴奋又减弱了一点,这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  张小凡也摸透了棋局的规则,这个规矩对自己完全无效,自己头上顶着的鬼“车”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,最后这些势力无论如何开战也牵扯不到自己,自己可以借此挑起争端,让异魔和玩家斗个你死我活,说不定自己还能做一回渔翁呢。

  一掌一棒的杀有点浪费时间,指不定己方的人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异常,张小凡知道时间不能再拖了,连忙又凝聚出一个通红的玄火鉴,将赤红玄火鉴置于掌心,起手就开始释放烈焰。

  玄火鉴通体通红,形如烙铁,末端长着一根丝穗,己身正是这红彤彤的火焰之玉,只是长的有点奇特罢了。

  拎着摄魂和玄火鉴,张小凡整个人都变得不太一样,横扫下没有几个异魔挡得住,不是骨骼断裂就是直接被敲碎脑袋,运气不好的还直接被末端的摄魂棒敲断脖子。

  场面一时间冷了下来,玩家一方兴奋的大声高歌起来,异魔一方大骂不已,一个个脸色惨白,恨不得逃走。

  “士”中的一个长者越众而出,缓缓道:“大人快走,我们替你拦下这厮。”

  张小凡惊讶了一下,没想到这个棋局的规则竟然允许实力强的人运动,漏洞够大的,却也是阴人的,自己没有杀到那里,真的是太好运了。

  异魔长者丝毫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举动错失了一个绝佳的偷袭机会。

  “我不走,我要弄死他!”初生异魔摇了摇头,声音有些冰冷。

  另一个长者也往前走了几步,沉沉道: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大人还请以大局为重。”

  所有人异魔都弓着腰,高声喊道:“请大人以大局为重!”

  张小凡心中感到不妙,这群异魔竟然有机会逃离棋局?那自己还杀个锤子?

  擒贼先擒王!

  只要杀掉初生异魔,所有异魔都会死!

  全力运转“太极玄清道”和“大梵般若”,身体中的雷声愈发的呜鸣,棋盘中只看到一道青光幻影,金光四溅,火花缭绕,声势浩大,完全超越了車的行动。

  横扫一路“卒”,张小凡回到中心,对着点将台便冲了过去。

  异魔的一众老一辈脸色一变,目眦尽裂,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小凡杀过来。

  雄霸犹豫了一下,还是让最右侧的小卒前进了一格。

  机会!

  异魔一方都激动了,初生异魔颤抖的飞“象”过来,挡在前面,雄霸又动了一个卒,初生异魔连忙又划“士”拦在点将台前面。

  “象”队中有好几个实力和张小凡相当,张小凡发现他们是可以动手的,不由交战在一起。

  雄霸松了一口气,若是自己没有走两步,初生异魔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亡,估计异魔也不会善罢甘休,玩家无意中牵扯异魔进来,死伤惨重岂不是给玩家和其他种族强大的机会?

  虽然实力处于相同境界,但张小凡的身体早就不是以前的身体了,他破而后立的情况,让他拥有破釜沉舟的信念,加上身躯被淬炼的强大,一巴掌下去还是打碎了同境界的异魔,摄魂魔棒也舞得密不透风,拼着强悍的身躯愣是弄死了“象”队。

  “我记住你了!”另一边的“士”自爆,利用鲜血献祭,其中一人以他们的鲜血在虚空中书写密密麻麻的魔文。

  张小凡想冲过去阻止,奈何前面的“士”队十分的强大,绝非前面的渣渣可比,一时间竟拖住了他的前进速度,反而还收了伤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人终于欣慰的倒下了,一口血喷在书写的魔文上。

  虚空崩裂,撕裂出漆黑的裂缝,初生异魔只需要跨前一步便可以逃出生天。

  异魔果然狡诈!

  按照这种血祭,很多敌人的首脑都无法挣脱,而他们却可以牺牲无关紧要人物帮助重要人物逃走,这十分的不公平。

  这还是棋局吗?作弊的棋子!

  张小凡目眦尽裂,狠狠的把手中的赤红摄魂魔棒投掷出去,尖端的杀猪刀尖刺破虚空,狠狠的贯穿一个企图阻止威胁初生异魔摄魂魔棒的异魔。

  空中滴血,另一个异魔也相继步了后尘,但效果是却存在的,摄魂魔棒的力量明显小了很多。

  初生异魔面向张小凡,虽看不清斗篷下的表情,但却知道那一定十分的愤怒。

  没有过多的听力,初生异魔走进了裂缝中,裂缝没来的及合拢,摄魂魔棒携着杀猪刀捅了进去。

  血花从裂缝中溅了出来,裂缝也缓缓消失。

  中了道佛之力,哪怕是异魔也扛不住属性压制后被引燃的痛苦,直到血液被焚烧殆尽、破败消亡。

  竟然逃了!

  张小凡也不再理会,专心猎杀那群棋子中的异魔,丢掉武器,同时也遭受了四面八方的围攻,一时间也喋血饮恨。

  好在张小凡不是普通人,那可怕的体质不停的吞噬着周围的天地元气,一些魔血也相继转化为力量,加上焚血短暂性获得强大的力量,一时间却也杀的异魔丢盔弃甲。

  雄霸轻轻的松了一口气,初生异魔是逃了,他应该知道自己放了他一马,但地狱行和异魔会不会开战?他现在还不清楚,只能慢慢等着。

  “地狱……当真是恐怖如斯啊……”

  随着初生异魔的逃离,异魔开始呈现大幅度死亡的趋势,张小凡拼着重伤之躯,终于把所有异魔给宰杀。

  主帅跳出了棋局,所有棋子被剿灭,这盘棋才算结束,玩家和张小凡缓缓消失在棋局空间中。

  再次出现,张小凡发现自己竟然被传送到了深山老林了,这才反应了过来,这应该是小树林。

  异魔偷渡炎城,而雄霸和玩家等人破坏了这次行动,棋盘作为逃生工具,最后的落点也必然是小树林。

  看着手中散发着黑气的棋盘,又看了看雄霸忌惮的目光,这才收起棋盘消失在大山中。

  “不可与之为敌!”雄霸松了一口气,缓缓道。

  一众玩家目光闪了闪,没有说什么,年少轻狂不假,但他们自然明白雄霸的意思,也十分赞同他的想法,从目前的情况看,玩家还真的无法打赢异魔。

  既然打不赢,那就只能当孙子了,相信以后也能拥有地府的势力。

  实际上玩家并不惧怕天庭,却惧怕异魔大团和妖魔联盟,一个掌控生死,一个肆无忌惮地抓捕大妖作为守门护法,可谓是卑劣至极。

  若非林动此刻还不是掌控者,恐怕以后的道宗也肯定会非常尴尬,玩家早就想要联合异魔掉入一个陷阱中,赢的可能性还很高。

  摇了摇头,雄霸带着一种玩家消失在山林中。

  张小凡这边,总感觉棋局中存在一抹印记,自己竟然无法准确的定位到它,相信自己并不能持有它很长时间。

  异魔大能的印记吗?

  只能看看,不能吃,这感觉...

  张小凡摇了摇头,拿起缩小为一块豆腐大小的棋盘,仔细打量了一阵后,丢进了口中,缓缓的咀嚼着。

  有点辣辣的味觉,尚带一点微弱的甜度,这是书中描写的辣条无疑了。

  这是大面筋还是北京烤芽?是不是卫龙的?

  卫龙,掌握核心科技,引领世界命盘,好辣条,卫龙造!

  嚼碎棋盘吞下度,一种外都是惊呼不已,因为他们认出了那是什么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竟然在食物的上面运动。

  这就是尼古的恶作剧!

  一个黑暗的大殿中,王座的中年男子不由吐了一口血,眼神十分充满了杀意。

  “大人你怎么了?”带着几分焦急,初生异魔依旧一身斗篷,但声音去充满了担忧。

  “他们都陨落了!”

  随着男子的话扩散,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

  “大人你一定是看错了。”

  ……

  议论声布满整个宫殿,初生异魔似乎也愣住了,一下子跪在了地上,声音有着身上的自责:“敌人太过强大,是属下失职,属下愿接受惩罚。”

  “这并不怪你,我在上面的一道意念直接陷入了黑暗中,无法挣脱,最后湮灭,但我并非一无所获。”顿了顿,男子笑道:“我看到了无尽的黑暗,如果没有猜错,应该是传说中的八大主的弟子,那混沌的气息,应该也也只有混沌体才具备,这事情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  “混沌体!”初生异魔心中一阵,一只手捂着斗篷下的小口,不一会便咳出了大口鲜血。

  此时的鲜血有点奇怪,竟然是暗红色的,血液沾染空气,几分钟后完全干涸。

  “你受伤了?”

  中年人眉头一皱,对于这个属下的强大他是从小见证的,可是现在这个让自己放心的心腹竟然身受重伤,这可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实际上,张小凡因为佛道魔三修,所以体质特别不凡,尼古直接给他的英灵之躯弄了一点混沌气息,为的就是迷惑他人。

  “和地狱行实力中的一个小车交手,我不是对手,长老们也无法阻挡。”

  “地狱行?小车?那是什么?”

  中年人脸色变得十分阴沉,异魔一向都是霸道惯了的,除了玩家可以长年累月发动战争,其他人也唯有大上宗和大王朝之类比较神秘,也是最可怕的,他模拟了无数次和敌人交战的战争,最后发无论如何也无法获得完全胜利,所以一时间也有些愤怒。

  “起来吧,这不怪你,早晚要和他们做过一场,但不是现在。”中年人脸色很平静,手掌虚抬,初生异魔被慢慢托起。

  张了张口,初生异魔还是没有说出关于雄霸的事情,这里面有玩家的影子,如果说出来,异魔和玩家开战,大上宗和玩家合作,异魔怕是腹背受敌,灭族也是可能的。

  为了顾全大局,初生异魔隐瞒了玩家参与的事情。

  正当异魔陷入阴谋大计时,张小凡这边也完全消化了用辣条制作的魔界生死棋,得到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,全都拿去改造提供身躯强度,这一拳下去足够破灭大部分法器,就连同阶中能接下一拳的也不会有多少。

  末法时代灵气匮乏,现在虽然不是末法时代,但是自己要想强大也是非常困难的,只能从那些机缘中找寻突破界限的方法,而现在的情况是地府天庭未死,人世间也混乱无比,很多穿越者和系统拥有者都来到了这里,这让突破的难度大大的增加。

  绝无神他们的力量太强,自己这个后来者要想出人头地时非常困难的,而且暴露身份的可能性也很高,说不定自己还没有成为掌书者便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。

  天大地大,这世界何处是家呢?

  深深的,张小凡感受到了一种名为身不由己的无奈。

  不是自己不想强大,而是对方实力太过可怕,自己还杀了异魔的一众死忠,毁了魔界生死棋,要是被暗哨悄悄的泄露,怕是会遭到异魔玩家和大上宗的围攻,自己又不是青叶祖师,在这种攻击下死的会很快。

  似乎是考虑到张小凡所担忧的事情,作为朋友的自己如果轻易就挂掉了,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?

  张小凡还在想着什么,但同为玩家的曾书书却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,便直接开启了一方通道,似乎要他走进去。

  从其他玩家那里得到一些信息,张小凡惊喜万分,这是一条通向书中的世界!这意味着,自己有无数的时间来修炼,来超越这个世界的强者,成为真正的高端玩家!

  没有丝毫的犹豫,对于那什么任务什么都被跑到了九霄云外,张小凡现在只想见识一下异魔世界是什么一种情况。

  曾书书没有明说,但张小凡知道这应该是某个考验,只要过了,便可以得到某种传承;如果没用过,那么这场机缘便结束了。

  会是谁的地盘呢?

  张小凡已经猜不透谁的传承会出来了,上次他们已经说过了,书中人物具有调换传承顺序的权利,现在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传承是不是很强大,但张小凡还是决定好好完成,万一是个大能的传承,那么自己绝对是发了。

  两个妹子给张小凡氪金,而张小凡对此丝毫不知。

  喜欢我在万界变成光请大家收藏:()我在万界变成光更新速度最快。
站长工具